秦趣你daddy

贱虫吃,盾铁吃,鬼使吃
小学生文笔我尽量hin甜谢谢。

【賤蟲】520來嚕個小甜餅 (性格轉換梗/短篇一發完)

風靈.小荷蘭怎麼能那麼可愛:

嚶嚶嚶想看還想看性格轉換QAQQQQ
(拉衣角


三百每天都被荷蘭萌到吐奶:



利用上班時間偷偷嚕出來的短篇 (你不乖)




自從很久以前看到某張性格轉換的小短漫之後




早就想玩玩看這個梗了 




嚕得意猶未盡啊~~~~我好愛痴漢蛛!!!




有機會還想再寫寫 (小蟲表示你別)












-----




 




 




 




 




破爛小公寓裡,某個黑紅的人影正曲著半隻腳坐在沙發上替自己的刀用軟布細心擦拭著,一邊低低地用口哨吹著他愛的某首歌。




沒有任務,沒有K-word,剛悠哉地窩在沙發上看完一部老片,韋德威爾遜今晚的心情還算是不錯。




 




Well,只截止到從窗邊傳來的某個聲響為止。




清楚聽見了誰在敲窗的聲音,韋德威爾遜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將視線瞥向自己那上頭長著些許裂痕的窗戶,一個紅藍相間的緊身衣男孩就趴在上頭看著自己,一邊還在不停地用食指關節"叩叩叩"地敲打著玻璃。




 




「……我能不能假裝沒看到他,繼續保養我的刀?」韋德威爾遜狀似自言自語地開口。




【也許這是個好主意,畢竟你知道的----要是讓那個小鬼頭進來會發生什麼事。】




"絕對不是好的那方面就是了。"




【我們的耳膜肯定會受不了。】




「OK,聽你們的。」於是韋德威爾遜繼續吹起了口哨,將他的刀舉在眼前仔細地欣賞著,就是刻意忽略還被自己關在外頭的身影。




 




直到----窗外的臭小鬼持續以一種規律又擾人的詭異節拍不停在敲著玻璃,甚至開始頑皮地打起了節奏,絕對是吵不死人不罷休的程度。




韋德威爾遜太陽穴迸出了青筋,哥是招誰惹誰了,非要被這個小鬼頭糾纏,難得美好的周末晚上,還要來打擾自己!




 




「夠了,別再敲了!」




韋德威爾遜最後還是按耐不住,衝到了窗邊,一把將窗戶拉開,朝著眼前的男孩大吼。




「噢,親愛的,你終於開窗了!」彼得帕克一下子就身段柔軟地從小窗戶外鑽了進來,一腳站穩在地上之後,便立刻抱住韋德威爾遜的腰,順便看了看手腕上的錶,「今天讓小蜘蛛等了5分40秒,嘿,韋德,這算是某種放置Play的情趣嗎?」




韋德威爾遜冷眼看著彼得帕克抬頭用小鹿般的眼神盯著自己瞧,只是一手將男孩的臉給推開,「先姑且不論你這個小朋友是從哪聽來放置Play這個不該出現在你腦海中的單詞-----把你關在窗外大概只能算是某種快要被煩死人的節肢動物搞瘋的垂死掙扎。」




「別這樣說嘛,我知道你永遠捨不得把我關在外面太久的,對吧,韋德?你有沒有想我?」彼得帕克用軟軟的臉頰蹭著韋德威爾遜的胸膛,「噢,天啊,寶貝,雖然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你的胸肌真的好大喔。」




「X,給我離開,你這性騷擾的變態。」韋德威爾遜頭痛地捏著彼得帕克的臉頰,想要將人給拉開卻未果,Shit,他是不是用了蜘蛛力量?




 




彼得帕克的臉還埋在韋德威爾遜的胸前,如果世界上有天堂,一定就像是這樣的對吧?




笑瞇瞇地染指著韋德威爾遜厚實的胸膛,環在他腰上的手臂也更收緊了些,感覺到男人那緊身衣的皮革味混雜著些許血腥味竄進了自己的鼻腔,而這正是讓自己深深迷戀的氣息----「不,小蜘蛛才不離開!」




 




「說真的,你就不能消停會兒,一天不來吵我?」韋德威爾遜仰頭做了一個FACEPALM,語氣充滿無奈。




「我們不是超凡好朋友嗎?兄弟就該整天混在一起----」彼得帕克舉起拳頭,作勢要和韋德威爾遜擊拳,後者裝作沒看懂地忽略了他的動作。




【這個小鬼頭大概不知道自己頂多只能是個超煩好朋友。】




"不,我們根本不是朋友。"




「贊同腦袋一票,我們才不是朋友。」韋德威爾遜推開彼得帕克掀起半邊面罩,又開始嘟著想要湊過來的嘴唇,噢,這個乳臭未乾的小鬼為什麼整天只想纏著哥!




 




「唉呀,對了!」彼得帕克像是沒有聽到韋德威爾遜的無奈,只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跳了起來,開始在自己的書包裡翻找著什麼,後者插著腰看著男孩的動作,不知道他又想幹嘛,「韋德,我帶了這個給你!」




「這是什麼?」韋德威爾遜盯著彼得帕克將從他的藍色書包裡翻出來的一袋東西舉在自己面前,狐疑地歪了歪頭。




「梅嬸烤的小甜餅!」彼得帕克眨著晶亮亮的眼睛望向韋德威爾遜,裏頭充滿了期待。




「哥不吃甜食。」韋德威爾遜冷眼看著彼得帕克,一下子就拒絕了他的好意。




「我上次才看到你在吃甜甜圈。」彼得帕克的眼神有些無辜。




「那還不是你拼命塞給我的!」韋德威爾遜感覺到太陽穴又在隱隱作痛了。




「所以我給的甜食你就吃嗎?噢,韋德,我好開心~」彼得帕克抱住了韋德威爾遜的手臂蹭了蹭他的二頭肌。




「簡直佩服你曲解別人意思的功力----節肢男孩,」韋德威爾遜很是無言,「總之,哥不吃!」




「可是、可是~」彼得帕克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可憐兮兮,「這是梅嬸特地烤給你的!你看,這裡還有個小紙條!」




包裝袋上的確貼了張紙,上頭是梅嬸的字跡,寫著For Wade.




「……」韋德威爾遜無言地接過那一袋沾著紅莓果醬的小餅乾,Well,並不是因為彼得帕克,只是因為自己拒絕不了一位善良太太的好意----總之,他最後還是收下了甜餅。




 




「嘿嘿,我就知道你沒辦法抗拒梅嬸的手藝。」彼得帕克笑得像個小孩,Well,他本來就是,韋德威爾遜默默想道,「要我餵你嗎?」




「不、了!給完餅乾就快滾!」韋德威爾遜覺得自己的耐心正一點一滴地被耗損,這小鬼能不能別來打擾哥的周末之夜?




「不要這麼無情嘛,韋德?」彼得帕克擅自跳上了韋德威爾遜的沙發,舉起遙控器便開始轉台,「噢,我喜歡這部片!」




「別亂碰哥的東西,」韋德威爾遜雙手交疊在胸前,「話說你都不用去夜巡的?紐約市民的變態鄰居彼得帕克?」




「嗯-----」彼得帕克用食指點著嘴唇,轉了轉眼珠子,「你家就是我夜巡的中繼點,而現在是休息時間。」




【好理由,蜘蛛癡漢。】




"可以向他收費嗎?"




「哥不缺錢,只想要這小子快滾----」韋德威爾遜無奈地向腦袋開口,一邊坐回沙發上繼續擦起了他的刀。




 




「你在做什麼?」彼得帕克見韋德威爾遜坐到了自己身旁,馬上就丟下了遙控器,有些興奮地湊到了他身邊問道。




「你沒有眼睛可以自己看嗎?」韋德威爾遜似乎很懶得和彼得帕克對話。




「嗯…」彼得帕克看著韋德威爾遜仔細地將刀子給擦亮,再將新的布條纏上手把處,「親愛的,我突然好想當那把刀喔。」




「…Huh?」韋德威爾遜有點無言地望向彼得帕克,男孩的表情卻很認真地閃著光芒看自己,「你有什麼毛病?」




「你看,我也好想這樣被你抱在懷裡,緊緊握在手上,溫柔地擦拭著----」隨著彼得帕克的陶醉意淫,韋德威爾遜甚至開始覺得自己單純保養武器的動作有點猥褻。




白了捧著雙頰的男孩一眼,韋德威爾遜覺得頭很痛,「你能不能別把很簡單的一件事講得這麼曖昧…」




「會嗎?親愛的,我只是把我所看到的畫面說出來罷了。」彼得帕克湊在韋德威爾遜肩上,用臉頰蹭了蹭,後者感覺得到男孩那尚未發育完全的小身版軟軟地貼在自己身上,不停傳來溫熱的氣息。




 




韋德威爾遜稍微側過頭去,看見彼得帕克的臉頰肉貼在自己的肩上,隔著面罩都能看得見男孩那笑瞇了的雙眼,他的手環著自己粗壯的臂膀,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著,完全就是一副和愛人溫存的模樣。




黏人的小鬼,整天纏著自己,說真的,哥到底哪裡好,值得讓他這樣死纏爛打?一個罹癌的、毀了容的傢伙,還是個會滅人活的雇傭兵,這孩子明明身為超級英雄,為什麼會被完全不是一條道路上的自己吸引住?




 




【也許他根本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好。】




"畢竟他是個會硬闖他人住宅的傢伙。"




【還是個會拼命對你的胸肌發春的小變態。】




"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這麼一想,這個蜘蛛男孩或許某種程度上和我們還滿搭的。"




「噢,閉嘴,你們就不能給點建設性的意見-----」




「韋德?你又在和你的腦袋們吵架了?」當事人一臉無辜地抬頭望向韋德威爾遜。




 




就是你這個小鬼頭害的----韋德威爾遜一臉不爽地揪住了彼得帕克的後背,像是在叼起一隻小貓般的將他從沙發上拎起。




 




「小鬼頭,休息時間結束,該回去夜巡了吧?」韋德威爾遜覺得和彼得帕克待在一起時總是莫名煩燥,揪著他的緊身衣便一把將男孩丟出窗外。




「噢,韋德,我捨不得----」彼得帕克攀在牆上,伸出一隻手覆蓋在韋德威爾遜臉頰上,一臉依依不捨地望著男人。




韋德威爾遜白了一眼,順手敲敲彼得帕克的腦門,「小鬼,你不是羅密歐,別用那種眼神看著哥。」




「你可以當我的茱麗葉~」彼得帕克用雙手環住韋德威爾遜的後頸,只剩下腳還黏在牆上,笑吟吟地望著男人。




「我、拒、絕。」韋德威爾遜用著死魚眼回望彼得帕克,伸手拉開男孩的手臂,噢,這小子跟自己相比起來真是太瘦了,「好了,羅密歐,快滾回你的紐約街頭,完成你的夜巡任務。」




「好嘛…」彼得帕克不捨地嘟著嘴,韋德威爾遜不想承認自己望著那小鬼還露在外頭的唇有些發楞,「茱麗葉,一個離別的親親?」




「想都別想----」




「一個就好了!」說完,彼得帕克便噘著唇飛快地湊向前可愛地碰了韋德威爾遜的面罩一口,然後便滿足地退開。




在意料之外被偷襲的韋德威爾遜愣了大概兩秒,接著才反應過來,「你這蜘蛛變態!」




「嘿嘿,就知道韋德抗拒不了我…哇啊!」彼得帕克話才說到一半,就被韋德威爾遜揪住領口,一把將人的上半身給拉進了窗內,他眼睜睜地看著男人掀開面罩,惡狠狠地瞪著自己,一下子有些驚恐,「呃、你生氣啦…?」




 




韋德威爾遜盯著彼得帕克粉嫩的嘴唇,沉默了大概兩秒之後,便狠狠地張嘴含住,接著就是一陣吸吮啃咬…。




有一半身體被拉進窗內的彼得帕克,一對翹臀還卡在外面,雙腿不住地朝空氣踢著搖晃,他陷在韋德威爾遜的懷裡,被男人伸出的舌尖撬開雙唇,便竄了進去放肆掃蕩。




韋德威爾遜的舌頭很強勢,幾乎將彼得帕克的口腔都給舔過了一遍,男孩覺得自己的氧氣都快被掠奪過去,因為驚嚇到忘記要換氣,到了後來便開始有些呼吸困難,終於耐不住地伸手推拒著韋德威爾遜。




 




「哈啊…哈…」彼得帕克被這突如其來的法式舌吻弄得差點窒息,他緊緊抓著韋德威爾遜的緊身衣,還卡在窗戶上,姿勢有些狼狽。




「小變態,什麼叫離別的親親?你那頂多算是個"啾",乳臭未乾的小鬼還想學大人調戲哥?」韋德威爾遜冷眼看著彼得帕克,彷彿剛才把懷裡的男孩吻到發軟的人不是他一樣,「好了,去做你他媽的夜巡吧,快滾。」




 




還在發楞的彼得帕克被韋德威爾遜一把推到外頭,接著飛快地關上了窗,就這樣消失在窗前,順便把窗廉給拉上。




意料之內地從外頭再度傳來一陣劇烈的砰砰砰敲窗聲,韋德威爾遜憋著笑坐回沙發上,不再理會那個小鬼。




 




【為什麼這樣做?】




「什麼?」韋德威爾遜裝傻地開口。




"你分明也想上了那小鬼頭。"




【看來某個蛋蛋臉傲嬌了。】




「噢,才不是!」韋德威爾遜白了一眼,「哥只是不可能一直被一個比自己年輕快一半的小屁孩調戲了還總是不反擊回去吧?」




【嗯哼,蛋蛋臉你就繼續吹----】




「閉嘴!不要逼我自轟腦袋。」韋德威爾遜舉起手槍抵上了太陽穴,腦袋們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當然只是教導那個愚蠢的小朋友,什麼叫做大人的接吻,任何一點其他的意思都沒有。




韋德威爾遜默默想著,唇角稍微上揚。




 




 




FIN.






评论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