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趣你daddy

贱虫吃,盾铁吃,鬼使吃
小学生文笔我尽量hin甜谢谢。

【Spideypool】Loved Child 01-03(RR贱x荷兰虫)

AOzero:

Attention:


1、RR贱x荷兰虫。既然荷兰弟弟说他想做贱贱的Loved Child……我们就来吧!(不


2、RR贱是荷兰虫的法定监护人设定。但还是有May婶w这篇不算倒追w


部分灵感来源自伊万的电影《Beginners》!


3、开学季有点忙,抓紧机会除除草233333其实本来想着荷兰虫电影上映前绝对不写荷兰虫了!结果还是没忍住!只有两天了还是没忍住!!那就算是电影预热吧ww


也希望傻宝宝荷兰快点精神起来w


 


OK?


 


 


Loved Child


by AOzero


 


01.


 


五岁时,和隔壁的小男孩一样,Peter还不需要去学校。他总是趴在窗户边,看着那些背着书包的中学生从门口狂奔过去。这是个阳光很好的午后,他身后一直传来搬东西的响声。对面的小女孩坐在栅栏边的小椅子上,裙子上有一点糖渍的影子,但看上去仍然很漂亮。


“该走了,小鬼。”男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过来,然后就是一只带有很多疤痕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把他从窗户边拉开。


Peter什么也没说,只是跳下了他用来垫高自己的椅子,安静地站在旁边。他其实并不想搬家,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去哪。但同时地,他没有把疑问说出口。


“您的儿子可真安静。”搬家公司的人朝拉着他的手腕的男人笑了笑,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男人只是笑了一声,说:“他平时话还挺多的,今天可能心情不好。”


Peter低着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撇着嘴。男人蹲下来,和他平视。那张隐藏在兜帽衫下的脸布满疤痕,几乎会成为所有小孩的梦魇,但Peter却一点也不害怕,只是仍然低着头。男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抓抓脸颊,说:“你肚子饿不饿?”


Peter摇摇头,盯着地面,没有抬头看他。


“想吃煎饼吗?”


Peter又摇摇头,男人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手来,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站起身来。


 


从Peter记事起,他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父亲”和别人的父亲不太一样。


这么说吧,Peter在小学的教师是一名有着酱红色头发的严厉女士,她总是形容别的孩子的父亲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父亲”、“一个英雄一般的父亲”、“一个为孩子树立完美榜样的父亲”,但对Peter的父亲,她永远只有一句话:“那个总是笑得如此吓人的麻烦精”。


不止Peter的老师,Peter的同学也总是这么说,邻居也这么说,所有人都这么说。Peter也从来没去在乎过,他只是照常乖巧地站在门口,等着他的“父亲”——Wade来接他。


Wade是个高大的男人,满脸——不,浑身上下,都是疤痕。他总是穿着兜帽衫,把手插在兜里,和Peter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看他的眼睛。他喜欢吃墨西哥卷,最擅长料理就是枫糖煎饼,尤其喜欢不停给Peter做煎饼。


严格来说,Wade并不是Peter的父亲。在Peter五岁的时候,他失去了自己的双亲,而Wade把他抱了回来,帮他把全身的污渍都擦了干净,然后给他换了一套新衣服。曾经有一段时间,Wade到处为他寻找他的亲人,却始终没有结果。到了Peter六岁的时候,Wade最后还是成为了Peter的监护人。


但是Wade并不想做Peter的爸爸。至少Wade一点也不喜欢Peter叫他“Dad”的时候,而且他简直是世界上最不负责任、最没有耐心的监护人。从Peter七岁开始,他几乎就要开始照顾好自己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到了十岁,他还要顺便照顾Wade的生活。Wade的生活基本乱成一团,无论是生活环境、生活习惯,还是生活观念,都像是一个最无可救药的成年人。也许正是因为Wade表现得太糟糕,所以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的,说Peter的“父亲”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麻烦精”。


Peter一开始还会为了这些闲话感到难过,但渐渐地,他发现他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Wade是怎么一回事。在十二岁的时候,他意外发现Wade其实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雇佣兵Deadpool,这让他们的关系出现过一段时间的裂痕。十五岁的时候,Peter又被一只放射性的蜘蛛咬了一口,从而拥有了奇异的能力,成为了纽约市年轻的英雄Spider-Man。因为他的蛛网身份,他和Wade发生过一些争吵,虽然最后他们都重归于好,但那些摩擦和不解还是在Peter心里留下了痕迹。


但,无论怎么说,Wade都是那个一直在给Peter交学费的人,而且他有时候真的很酷,Peter有时候就会不把那些争执当成一回事了。他们的关系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但Wade永远是个无法预测的家伙,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些什么。变故发生在Peter十八岁生日的那个晚上,而Peter绝对没有没有预见它的到来,也并没有对此满怀期待。


 


拎着滑板戴着耳机,Peter推开门走进公寓时,Wade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抓抓自己的脸颊。Peter回来的时候,他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男孩瞥了他一眼,把滑板放到旁边去。走到餐桌边时,他忽然发现上面有一个明显是装着蛋糕的小盒子。


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生日快乐,亲爱的宝贝。很明显是蛋糕店附赠的。


他回头看了Wade一眼,发现Wade换了个姿势,但仍然躺在沙发上,然而这次他在抓自己的额头。


Peter清了清嗓子,说:“你不吃蛋糕吗?”他故意提高了些声音,但Wade只是抬起眼睛看看他,说:“不想吃甜的。”


Peter耸耸肩,至少Wade还记得他的生日,这让他稍微开心了些。更让Peter松了口气的是,他没有做出什么怪异的举动——比如Peter十五岁的生日那次,Peter邀请了很多同学,举办了一个聚会,Wade非得穿成梦露,在客厅跳舞,把所有同学都吓跑,还要说这是艺术,他们欣赏不来。相比之下,一个简陋的廉价蛋糕都要好得多。


Peter带着欣喜,拉开椅子坐下来,把那块蛋糕拉过来,看了一眼,马上又失望了。“你知道我不喜欢杏仁味的。”他嘟囔着说。


“噢——”Wade回答,“我忘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抱歉。”


Peter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用叉子刮了刮蛋糕上的奶油。在他把第一口奶油送到嘴里的时候,Wade忽然走过来,坐到他旁边。Peter看看他,用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上的杏仁酱。Wade坐下来的时候还满脸轻松,屁股一碰到椅子的瞬间忽然就看上去紧张又犹豫,他总是看上去这么多变,Peter都快习惯了。他把蛋糕朝Wade推过去些,说:“你想吃吗?”


“不,不用了。”他说,“谢谢。”


他说了谢谢。Peter把蛋糕拉回来,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吗,Wade?”男孩奇怪地说,“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


Wade没回答,只是盯着桌面看了一会儿。Peter顺着他的视线去看,只看到桌面上一个怎么也擦不干净的污点。他用手指去抹了抹,Wade就抓住他的手,又清了清嗓子。


Peter看了他一眼,感到更疑惑了。Wade抹了抹男孩的手心,又把手收回来,说:“Peter,你已经十八岁了。”


“嗯……是的。”Peter小心翼翼地说,“所以,你要把我从学校里扔出去,不让我读书了吗?”


“什么?不,不是,”Wade抓了抓他的光秃秃的脑袋,然后有些生气地说,“嘿,你怎么能这么想,我顶多把你从公寓里扔出去。”


“好吧,谢谢你。”Peter说,他已经习惯Wade的说话方式了,所以当他只是开玩笑,笑了两声,并没有生气。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因为我觉得你已经成年了,所以……”


Peter点点头,又舔了舔叉子上的奶油。


“我打算找个男伴。”他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也就是说,我现在想找个男性生物陪陪我。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意思,你知道我一直对伴侣的性别——甚至物种,好吧——没什么特殊要求,但是最近……可能是我忽然又重温了两集《同志亦凡人》?我说不清楚,总之,我最近忽然想换个口味,找个男朋友,你明白了?”


Peter把叉子含在嘴里,朝Wade眨眨眼睛,他眨了一下,两下,第三下才反应过来。


“什——”他说出第一个音节就被自己噎得咳嗽了一声,只能转过去咳了咳,然后又转回头来,震惊地看着Wade。


“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惊讶?”Wade微微皱着眉说,“我只是想尝试点新口味,这很奇怪吗?”


“不,只是……”Peter晃了晃叉子,张张嘴,又闭上了,又张开,“你的意思是……你要给我再找个爸。”


“我不是你爸爸。”Wade强调道,“不要总是——”


“我明白,我知道,”Peter急忙竖起手掌,每次他们都会在这个问题上起摩擦,因此Peter已经学会避让这个话题了,“我只是做个比喻,开个玩笑……但不管怎么说,你的意思是,你想找个男朋友……”


“是的。”Wade点点头,他看上去严肃极了,即使Peter想尽办法想从他脸上找出一丝玩笑的影子都无济于事,“而且是同居性质的那种。”


“同——”Peter又被噎了一下,他咳了两声,抬起头就发现Wade用那种责备小孩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有些不乐意地坐直了,说,“同居的意思就是,搬进来这儿?”


“嗯哼,”Wade用大拇指指了指公寓里面,“公寓里还有个房间空着呢。”


“是的,里面堆满了你的彩虹小马玩偶、美少女战士周边和探险时光布偶,乱到我七岁后就再也没进去过了。”Peter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想让你的——男朋友——”他停了停,“搬进来,就得先找个地方放那些东西吧?”


“这不是问题。那些东西都旧了,我早就不喜欢了,打包扔出去不就行了?”Wade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说,“问题不在这。问题在——问题在你。”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看看他面前的蛋糕,上面的奶油几乎快要融化了,那张蛋糕店的卡片还被摆在旁边,上面沾了些砂糖。


“我?我有什么问题。”Peter又挖了些蛋糕塞到嘴里,说,“我很高兴你愿意给自己找个伴了,老爹——你的生活真是让人感觉糟透了。”


Wade释然般地笑了,他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一挥手,说:“好的,这次的谈心非常成功,那就这么定啦。”他说完,站起来,走回沙发上去。他心情似乎好了很多,都开始轻声哼歌了。Peter瞥了一眼他的背影,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个蛋糕吃完了。


就是如此,Wade永远是个难以预测的家伙,Peter根本没想到他会忽然说这样的话。他洗完澡,躺到床上去时,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他想象了一下家里住进Wade男朋友的情况,却越想越觉得怪异,他到时候该做些什么呢?保持一个乖儿子的态度?可他并不是Wade的儿子。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和Wade的关系到底是什么,但Wade不是他的父亲,这是可以肯定的。


Peter叹了口气,决定先不想了,之后再说。不管怎么说,Wade之前的生活真的非常糟糕,而他现在想要安定下来,给自己找个伴侣,这说不定还是件好事。因为这样一来,就不用Peter总来照顾他了。


他想着想着又放心下来,弯弯嘴角,闭上了眼睛。


 


 


 


02.


 


Wade是个非常有行动力的人,只是第二天,他就拉上Peter准备往Gay吧进攻了。是的,拉上Peter。在Peter看见Wade穿了件紧身牛仔裤,上身穿着紧身背心和夹克,带上他的面罩,闯进他的卧室时,他差点就像是看到连环杀手的小女孩一样尖叫起来。Wade拉着他往房门口走,他几乎用力扒住了门框挣扎起来,但还是没能成功。


被带到酒吧街的时候,Peter几乎内心都要崩溃了。他穿着他的休闲裤,运动鞋,以及一件再普通不过的长袖棉衣,看上去简直土到掉渣。而他的“养父”,靠在一根电线杆上,摆出一副自认为非常性感的姿势,盯着周围的人看。Peter看了看周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甚至觉得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这里满是衣着暴露肌肉线条明显的高大男人,或者画着浓妆,穿着带亮片的紧身裤踩着高跟鞋的男人,以及穿着普通,但在摸一个明显没有成年的男孩裸露的胸口的男人……总之,到处都是男人,也许还有双性人,Peter并不敢仔细去看。


在Wade扮酷的这半小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和他说话,反而是Peter一直在被周围的人盯着看。一开始Peter以为他们是嘲笑自己土气的打扮,直到有个男人走过来拍了他的屁股一把,吓得他原地跳了一下,差点挥出带有蜘蛛力量的拳头来。Wade看见了,朝那个男人“嘿”了一声,那个男人只是嬉笑着走开了。还有个画着妆,穿着热裤的男人笑着用手指抹了抹Peter不小心露在裤腰外的内裤边缘,吓得他立马把裤子提起来,紧紧抓住自己的裤腰。


“站过来些。”Wade对他说,“如果有人再这么做,踹他们的蛋蛋。”


Peter对于站得离Wade太近这件事很抗拒,于是他仍然站在原地,全身都紧绷着,甚至有些神经兮兮的。在这段时间里,有至少十个男人朝Peter吹口哨或者打招呼,还有个看上去老实憨厚、甚至有些微微发胖的男人走过来,害羞地递给Peter一张写着自己电话的纸片,然后被Wade挥起的拳头吓跑。


Peter看着那个男人跑开,叹了口气,回头看了Wade一眼。


“Wade,”他摊着手说,“如果你真的想让别人靠近你,你得先把面罩摘下来。没人会想靠近一个蒙面侠的,说真的。”


“你在想什么呢,傻宝贝,”Wade拉了拉自己的面罩,“如果他们看见了我面罩下的脸,那才会让他们尖叫着跑开呢。尤其是那些变装女王……老实说,你觉得那边那个男孩怎么样?”


Peter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说:“呃,不行,太年轻了。他妈妈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你说得对。”Wade说。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Wade奇怪地瞥了他一眼。


又过了一小时,Wade最终还是带着Peter回家了,他宣布明天他就会进Gay吧内部看看,这就不需要Peter陪同了。Peter因此还松了口气——他真的不想陪着Wade走进去,然后被人疯狂拍屁股。


因此第二天晚上,Wade带着个男人回到公寓里来时,Peter刚洗完澡出来,吓得马上在上身套了件T恤。那个男人长得还算好看,至少比Peter成熟性感不少,正用手扒着Wade的肩膀,朝他露出笑容来。


“好的,Gary,这是我的——呃,”Wade想了想,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来怎么形容他和Peter的关系,想了半天只能说,“我的好伙伴,Peter。”


Peter朝他吐吐舌头,伸出手去和Gary握了握手。


“噢——我明白的。”Gary咧开嘴笑起来,伸手来摸了摸Wade带着面罩的脸,说,“你真是个坏家伙,你想让我们来一次三人狂欢,是吗?”


“什么?”Wade和Peter都愣了一会儿,接着Wade说:“不,Peter不参与我们的狂欢——他是我的……”


“养子。”Peter忍不住接了一句,脸上有些发红,“呃,Wade是我的监护人。”


“噢,”Gary捂住嘴,看上去惊讶得十分做作,“我很抱歉。”


“没关系。”Wade笑了两声,听上去还挺傻的。Peter瞥了他一眼,又悄悄吐了吐舌头,站起身来回他的房间去了。


Wade的第一次尝试并没有成功,因为Gary居然在半夜溜进了Peter的房间,把手伸到了他的睡衣里。Wade把他从窗户丢了出去,然后遗憾地对Peter摇摇头。Peter惊魂未定——他已经下意识地揍了Gary一拳,他开始希望自己没有把Gary揍晕,又担忧Wade把他从窗口扔出去,他会不会出什么事。


Wade之后又做了几次尝试,每次都失败了。每段关系都没能保持超过一晚上。于是Peter开始劝他改变政策。“你应该先和他们接触一段时间,再和他们……呃,”Peter红了红脸,把那个词跳过了,“总之,先试试看不要去酒吧街找人,怎么样?”


Wade摸了摸下巴,算是勉强同意了这个看法。过了一久,他在社区的同志互助小组里找到了一个看上去普通但又单纯的男人,叫做Dave。他比Wade矮一些,头发微微发卷,脸上有淡淡的雀斑,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Wade把Dave介绍给Peter,说“这是我的好伙伴”时,Dave只是腼腆地笑了笑,并没有对这个称呼抱有任何疑问或者奇怪的幻想。


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倒是很稳定,Wade没有把Dave带回来过,他甚至和Peter说这就像是柏拉图恋爱,非常新奇,非常好玩。Peter只是朝他傻笑了一声,因为他觉得Wade也挺傻的。


但这段关系还是宣布破裂了,这事发生在Wade和Dave交往了一个月之后,Wade忽然打算邀请Dave来家里吃晚饭。Peter去超市里买些食材,Dave说自己也能帮忙采购,于是说希望能和Peter一起去超市。他们在货架里穿来穿去,Peter拿起一盒牛奶的时候,Dave忽然开口说话了。


“Peter,”他舔舔嘴唇,看上去忧心忡忡极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Peter回过头去,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一眼,说:“好啊,怎么啦?不要拿椰子味的,Wade讨厌椰子味。”


Dave把手里的椰奶放回货架上,“Wade他……他脸上和身上的疤痕是怎么来的?”


Peter看了他一眼,把牛奶放到购物车里,轻轻地往前推了一小段。“你很在意这件事吗?”他问。


“不,我没有什么意思,”Dave挥着手说,“Wade挺好的,我只是很好奇,那些疤痕是怎么来的?”


“嗯……”Peter想了好一会儿,说,“你可以自己问问他,他不会生气的。”


“你知道,有人告诉我那是因为他以前做过什么脏活之类的……”Dave小心翼翼地看着Peter,在男孩回头来看他时又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听说而已。”


Peter把手放在购物车的把手上,什么也没说。接着Dave又说:“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说过了,”Peter嘟囔着说,“好伙伴啊。”


“可是你看上去比他年轻好多岁,还和他住在一起。”Dave快步跟上他,有些紧张地说,“而且他看上去很了解你。”


“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发誓。”Peter朝他伸出三根手指头。Dave笑了两声,看上去却没什么力气。


“他看上去却没这么简单——我是说Wade,他看上去太神秘了,而且什么也不愿意说。”


“你以后会了解他的,如果你足够努力的话。”Peter耐心地回答。


“这需要多久?”Dave又舔了舔嘴唇。


Peter低头看了看自己运动鞋的鞋尖,又抬起头,说:“这得看你有多努力。”


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Wade挽起袖子做了一顿晚饭,他上次在家做那么多菜的还是几年前了,在Peter考上了“天才儿童聚集在一起堕落发臭的”高中的时候——Wade就是这么称呼他的高中,天才儿童聚在一起堕落发臭的聚集地。


Peter吃完晚饭就出去了,带上他的滑板,在公园里坐着,一直坐到夜幕降临才回来。等到他回到家里时,发现地板上乱七八糟,Wade躺在沙发上,眼睛周围明显肿了一圈。


Peter惊讶地微微张开嘴,把耳机摘下来。“发生什么了?”他说,“有浣熊跑进家里来了。”


“没有。”Wade回答,他张开嘴,像是想解释一下,但马上又闭上嘴了。Peter放下滑板,挽起袖子,扯下块毛巾,浸湿后扭干,走过来。他把Wade拉起来,用毛巾贴了贴他的眼睛。


“我猜我只是不适合柏拉图恋爱。”过了好一会儿,Wade忽然说。Peter看了他一眼,因为他肿着眼睛的模样实在有些滑稽,所以忍不住笑了两声。


“也可能我并不适合谈恋爱。”Wade说,“根本没有谁是真的——”


“嘘,先别说话了。”Peter说,掏出手机来,“先等我把你这么惨的样子照下来。”


Wade恼怒地吼了一声,朝Peter的镜头比了个鬼脸。Peter笑了两声,接着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挺好的,Wade,”他说,“你总会找到那个人的,别轻易放弃啦。”


如他所说,Wade又试了几次,什么方法都试过,但都失败了。要么就是他带回来的其实是个只收钱干活的男妓,要么就是还没上床就和他吵得天翻地覆,要么就是看到他身上的疤痕就开门离开了,要么就是半夜溜进了Peter的房间里,然后被Peter结结实实地揍了一拳。在Wade把第七个溜进Peter房间的人从窗户扔出去后,他坐到Peter的床上,沉默了好一会儿。这宣布着Wade的第三十八次尝试也失败了。


Peter抱着自己的枕头——他已经把睡裤拉好了——用眼角瞟着Wade。Wade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最后他说:“Peter……我想你还是先回May婶那住一会儿,怎么样?”


男孩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慢慢地点了点头。


 


 


 


03.


 


Peter八岁的那个万圣节,Wade给他做了一套Superman的衣服,让他穿上街去要糖果。Peter欢呼一声,拎着篮子,披着红披风冲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又冲回来,一把抓住Wade的手腕,把他往外拉。


“干什么,我可不会上街要糖果。”Wade死死地坐在沙发上,怎么也不起来。Peter太兴奋了,有些得意忘形,开始在Wade身上爬来爬去,几乎要把整个人都贴到他身上去,然后把Wade拽起来。Wade和他较劲了好一会儿,终于把他从自己身上剥下来。


“求求你放弃我吧!”他大声说。


Peter因为这句求饶咯咯笑起来,“我才不会放弃你!”小男孩高兴地说,“你陪我一起去要糖果,好多小孩都有爸爸陪着去呢。”


“听好了,Peter,”Wade严肃地说,“我不是你爸爸,好吗?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件事了。现在,披好你的披风,从这里用光速飞出去。拜托。”


“我不能用光速飞出去,傻Wade,”Peter声音清脆地说,“你知道光速是什么吗?光速是——”


“够了!”Wade猛地捂住他的嘴,“就,赶快出去,快快快。”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可能是因为回想光速的定义让他忽然冷静了下来,他没有再胡闹了,而是慢慢地收回揪着Wade的手。因为刚才的胡闹,他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头发软绵绵地贴在额角上。他站在地板上,揪着自己的披风,盯着地板,一句话也不说了。


“还站着干嘛?”Wade把篮子塞到他手里,“快点出去,隔壁家的Ricky要到的糖果都够他们家一年吃了,你有点出息,多要点回来,嗯?不过,椰子味的全都扔到河里去。”


Peter没回答,只是抿着嘴,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揪着他的披风。最后,他忽然把篮子塞回Wade手里,把披风解下来,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跑到房间里去了。Wade在他身后喊了他两声,他就把房间门紧紧关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Peter揉着发涩的眼睛出现在桌子边时,发现那件红披风被包成一个包裹,放在餐桌上。他爬到椅子上,把那个包裹打开,里面唰啦啦地流出一大堆糖果来,几乎把他淹没了。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把那些糖果捧在手心里,拿起来仔细看了看。


那些糖果Peter吃了整整一个冬天,软糖,棉花糖,棒棒糖,牛轧糖,红披风里什么样的糖果都有,但没有一颗是椰子味的。


 


两天后,Peter回到了May婶家。在他十岁的时候,Wade找到了他的叔叔和婶婶——Peter在世界上仅存的两名亲人。Wade那天看上去似乎很轻松,“你终于找到你的家人了,小恶魔,”他说,“你可以离开我,好好生活啦。”


但年幼的Peter紧紧地抱住Wade的大腿,哭得脸上满是眼泪和鼻涕,Wade怎么把他往他叔叔怀里塞,他都会转回来,继续哭嚎。Wade最后憋着一口气,一把把他抱起来,带回了脏乱的小公寓。因此Peter 一直和Wade住在一起,只有周末会回去和他的叔叔婶婶待在一块。


但现在,Peter带着两箱子的行李回到May婶家,打算一直住到Wade找到他的男朋友为止。Peter一直没搞懂,Wade是觉得Peter待在公寓里会吸引他未来男朋友的注意力,还是不想让自己的找伴侣事业打扰到Peter?


他每天会给Wade打一次电话,报告他今天的生活怎么样,以及询问Wade的情况。有几次他打电话的时机不太对,吓得他把电话立刻挂断并甩开了。Peter盯着躺在房间地板上的手机看了好一会儿,等红透的脸冷静下来,才轻轻咒骂Wade一声,把手机重新捡起来。


Wade有时候会给Peter讲他遇到的人,大部分都不能接受他的疤痕,接受了的人也总是有些不合拍,或者一开始就只是为了上床才找他——他对Peter一直这么口无遮拦,Peter都已经习惯了。每次Peter都会安慰他说,再努力一次,说不定呢。


“你应该一开始就让他们看看你的疤痕,”Peter说,“你总是等到床边才告诉他们,这不太好。”


Wade笑了两声,听上去很不把Peter的话当回事。他对Peter也一直这么混蛋,Peter也习惯了。


 


离开Wade的公寓三周后,Peter忽然感到有些不习惯。上次他来May婶家住了两个月,是因为Wade接了神盾局一个很复杂的任务。那时候他才十一岁,Wade回来时,他用拳头敲了Wade的小腿一下,然后抱着浑身怪味的Wade整整一小时没松手。但自从那之后,Peter就再没有离开Wade的公寓这么久过了。


他每天从学校出来,总会下意识往Wade的公寓走,结果又不得不绕个弯走回May婶那儿去。有时在餐桌边,Peter会想Wade在做什么,有没有吃饭之类的——Wade曾经为了给Peter做一份焦糖布丁,把厨房给点着了。有一次Peter去华盛顿学习了两天,他就在沙发上躺到睡着,完全错过晚饭时间,凌晨四点敲响中餐厅的门,用枪抵着老板的脑袋让他给自己煎一份饺子。


他甚至还把这一切录下来,发给Peter看,好像这有多好笑似的。虽然Peter的确忍不住笑了,发了一连串笑哭的emoji给他。


Wade就喜欢看他用这个emoji,每次让Peter笑出来都会让他看上去开心许多,紧皱的眉头也会被抹平了。他逗Peter笑的方式太多,而Peter又很容易就笑起来,甚至都不需要Wade去挠他的痒痒——他们默契的地方太多,有时候甚至只是交换一个眼神就会忍不住笑起来。Peter猜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关系一直挺不像父子的原因。


第二天,Peter前去Wade的公寓,去看看他情况如何。他用钥匙打开公寓房门时,看到里面几乎是乱七八糟——沙发上堆满了衣服,桌子上全是外卖的包装,地板上扔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看上去简直惨不忍睹。Peter叹了口气,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让他感到难以接受的是,他房间的床上也堆满了衣服,而且垃圾桶里很明显还有用过的保险套。


“Wade!”他大声喊,在公寓里绕了一圈,都没找到Wade的影子。他转了一圈,稍微冷静了一些,于是把沙发上的衣服抱到一边去,躺在沙发上打手机游戏,等Wade回来。


Wade到了傍晚才回来,他哼着歌走进公寓时,Peter几乎快要在沙发上睡着了。Wade走过来,看见他躺在沙发上,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叫,Peter才揉着眼睛坐起来。


“你在这做什么?”Wade奇怪地问,给他倒了一杯牛奶。Peter还没睡醒,乖乖地接过那杯牛奶,喝了一口。


“我来看看你。”Peter说,说完后清醒了一些,忽然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别扭,就动了动手指,轻轻敲了敲杯壁,说,“呃……就是,男朋友怎么样了?”


“找个谈恋爱的对象可真难。”Wade说,似乎有些感叹,接过Peter喝完牛奶的杯子,放到一边去,“而且,我不太想收我摆着彩虹小马的房间。”


“为什么?”Peter说,“你之前不是说,‘那些东西我早就不喜欢了’——”他晃着脑袋学Wade说话,Wade有些恼怒地拍了他的脑袋一下。


“就是不想收而已。”Wade说,看上去像是闹别扭的小男孩。Peter撇着嘴,说:“那我帮你收吧。我来扔那些东西,你就不会觉得可惜了。”


“不行!”Wade立刻抗议道,“那是我的小马!你不能去收。”


Peter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那接下来怎么办?”Peter说,“你永远都不让我回来了?我有好多书还在这呢。”


“你也没必要总和我住在一起,是不是?”Wade挠挠脑袋,想了会儿,“你也长大了,你需要更多的私人空间咧。我又不是你爸,不是你妈,你没必要和我待在一起。”


Peter哦了一声,不说话了。Wade把杯子拿到厨房去,问他:“饿不饿?给你做个煎饼。”


“我搬出去以后,你就不用收小马那个房间给你的男朋友了,直接用我的房间,是不是?”他说,“你在我的垃圾桶里还留了些痕迹呢。”


Wade笑了两声,说:“你房间的床比较软。”


Peter没有说话,他只是紧闭起嘴来。他生气的时候看上去会异常明显,因为他一旦瘪起嘴,脸颊就会比平常还要更鼓一些,Wade看一眼就知道了。


“不要生气啊,我会打扫干净的。”


“我没生气。”Peter说。


“你生气到说话都有些像撒娇一样的嘟囔了。”


Peter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闭上嘴不说话了。


“你真是个容易看穿的小孩,从小就这样。”Wade说,又带了些感叹的意味。这让Peter反而更生气了,他最讨厌谁说他是个不懂事的小孩,青春期的时候他就因为这些事和Wade吵过不知道多少次架。


“别总拿我当小孩。”他说,微微提高了声音,“我比你还会收拾这间屋子。”


“噢,是吗?”Wade心不在焉地说,“好吧,你也十八岁了,不是个小孩了,完全可以搬出去了——所以搬出去怎么样?你就可以离开我,好好生活啦。”


Peter没有说话,只是把手机掏出来胡乱点开,然后发现它已经快没电了。


“别总显得这么黏人,我又不是你爸。”Wade说。


“你本来也不是。”Peter低声说,“而且从来没表现得像过。”


“哇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把你辛辛苦苦喂大的不是我吗?”Wade挥挥手,“是谁帮你洗衣服洗裤子,难道不是我吗?就算你要搬出去住了,至少表现得感激我一点吧,嗯?”


“是洗衣机帮我洗的衣服,老兄,”Peter瞪了他一眼,“打扫卫生的也是我,每次收拾你的垃圾的也是我,每次作业需要家长签字的时候,你都不愿意抬抬手,都是我自己签的。老师发现是我自己签的名,把我拎到学校门口罚站的时候,过来打了老师两拳的人倒变成你了。这让我打扫了操场一星期。”


“我好歹保护了你,是不是?”Wade转转眼睛,说,“而且我一直在你身上花钱,这不就值得你感谢我了”


“噢,是吗?”Peter吸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就像是他要把最不该说出口的话都说了出去——“那你怎么不在我十岁那年好好保护我,不让我随便就被别人抓走了?”


公寓里一瞬间就沉默了下来,谁也没说话。Wade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了他好一会儿,Peter瞥了他一眼,忽然有些心虚,移开了视线。


“你既然知道,那现在就该走了,不是吗?”最后Wade说,“像我说的,你可以从我的生活里离开,好好活着了,Peter。”


他站起来,走向厨房,把他拿出来的枫糖塞回柜子里,然后走回了房间里。Peter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TBC.






嘿嘿,分成两部分,明天发剩下的!算是电影上映前两天的更新,哈哈哈www


写这篇的时候逻辑可混乱了!乱七八糟!希望大家不嫌弃ww

嘿,你就等着嫁给我吧!

电影贱和荷兰虫
-对没错,小虫倒追贱贱
-对没错,就是很欢脱的求爱文
-对没错喜欢请继续看下去。比丁丁
———————————
1。
Peter·Parker想起那个男人总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于是他背上自己的小书包计划着快些回去穿上战衣赢娶黑红相间的酷哥Wade·Wilson 。
虽然没看过面罩下的他但是,Peter能肯定他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哦你说Peter胡说的?
拜托!

你看看他的翘屁股!
你看看他的胸大肌!
你看看他那话痨的模样!


太迷人了。
Peter擦了擦鼻尖确定没有红色液体流出然后回家与亲爱的梅婶婶拥抱亲吻,再草草解决了晚餐后

去小阁楼换好衣服开窗——
你的有好邻居蜘蛛侠来巡夜了!




不知为何,正在往男人住的小公寓去的路上的Peter觉得,wade见到他之后一定会对他有强烈的情感冲动。

Peter总是对自己莫名自信。
当他举着相机想要再偷拍几张回去当做性幻想的wade的翘臀时
他发现!
他的性幻想!
对着电脑上的彩虹小马撸得正欢!



彩虹!!
小马??



于是Peter发出来有生以来最少女的尖叫声。
导致Wade·Wilson吓得瞬间合上笔记本跳起来用着梆硬的鸡儿正对着窗外举着相机试图偷拍的Peter。


“抱...抱歉!”
Peter对着自己的性幻想大声道歉顺便在震惊中按下了快门然后飞似的荡回去。


真的是相当冲动的情感啊!这么刺激。
peter懊恼极了。
他的性幻想居然是个喜欢对着非人类撸管的变态。
但是,
但是想想他的翘臀
胸大肌
还有喋喋不休的嘴,
关键是今天看到了性幻想的性器。


Peter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
他对着自己性幻想的照片来了人生第一炮。
哦,这该死的爱情。Peter看了看手上的一滩。


雇佣兵被晾在一边先是倍儿着鸡儿愣了一会
脑子们就开始唠唠上了:
“幸好我们及时把笔记本合上了。”

“是啊我们合上了,没有让人看见那个令那个蛋蛋脸疯狂的小马吧?”

“闭嘴,我要继续了。”wade敲了敲脑壳恨不得来一枪消停一会,不过撸完要紧。



夜深人静,高大的雇佣兵窝成一团对着屏幕上的小马撸了一整晚。


—————————————TBC
觉得不错的宝贝,滴一声我就再接再厉了!。比丁丁
先别说为什么这么少
因为我就会写肉
但是纯肉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腻啊orz

撸一发贱贱
漫威的画风还要多磨合emmm

存梗+脑洞(八百粉福利)

Sherry喵:

1.糖糖糖(幼虫系列,家养小天使日常更)


2.《当小小的你遇到小小的我》- 续(幼龄贱X婴儿虫)


3.贱虫ABO(准备放到校园日常糖的设定里面写,或许来个露营旅游play?)


4.毒液虫X禅侍的肉(这个au不太熟,专门看了零太太的文和说明(x_x;)我尽力吧……)


5.Super Family(那就主盾铁吧)


6.裹玻璃渣的糖(或许会写creep或者Almost Lover,最近超爱这两首歌)


7.人龙play+Peter白婚纱梗(他是龙AU)(人龙什么的这个我好慌(つд⊂))


8.想写EC,想写EC,想写EC(重要的事说三遍)


不占tag,欢迎补充


补9.贱贱和小虫玩网游认识然后发展到现实(微博点梗)(你说他们该玩点啥好Σ(|||▽||| )不怎么玩网游的我)

昨天南京漫展
这只小蜘蛛衣服还没换好就忙着
高声给dp打电话
我我我!

風靈.小荷蘭怎麼能那麼可愛:

Petey Cat/就是一隻發情的荷蘭貓

*微背後注意

*字出乎我意料的小啊!!

之前看到一個利艾的條漫然後蹦出的腦洞_(:3」ㄥ)_

超級不會畫漫畫的!而且也不會上網點甚麼的!

所以就讓我線搞呈現吧!!


用網頁看字好小喔.....雖然我檔案開超大的....

真心覺得艾莉超可愛的,有這樣體貼女兒賤賤真幸福(不

【賤蟲】520來嚕個小甜餅 (性格轉換梗/短篇一發完)

風靈.小荷蘭怎麼能那麼可愛:

嚶嚶嚶想看還想看性格轉換QAQQQQ
(拉衣角


三百每天都被荷蘭萌到吐奶:



利用上班時間偷偷嚕出來的短篇 (你不乖)




自從很久以前看到某張性格轉換的小短漫之後




早就想玩玩看這個梗了 




嚕得意猶未盡啊~~~~我好愛痴漢蛛!!!




有機會還想再寫寫 (小蟲表示你別)












-----




 




 




 




 




破爛小公寓裡,某個黑紅的人影正曲著半隻腳坐在沙發上替自己的刀用軟布細心擦拭著,一邊低低地用口哨吹著他愛的某首歌。




沒有任務,沒有K-word,剛悠哉地窩在沙發上看完一部老片,韋德威爾遜今晚的心情還算是不錯。




 




Well,只截止到從窗邊傳來的某個聲響為止。




清楚聽見了誰在敲窗的聲音,韋德威爾遜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將視線瞥向自己那上頭長著些許裂痕的窗戶,一個紅藍相間的緊身衣男孩就趴在上頭看著自己,一邊還在不停地用食指關節"叩叩叩"地敲打著玻璃。




 




「……我能不能假裝沒看到他,繼續保養我的刀?」韋德威爾遜狀似自言自語地開口。




【也許這是個好主意,畢竟你知道的----要是讓那個小鬼頭進來會發生什麼事。】




"絕對不是好的那方面就是了。"




【我們的耳膜肯定會受不了。】




「OK,聽你們的。」於是韋德威爾遜繼續吹起了口哨,將他的刀舉在眼前仔細地欣賞著,就是刻意忽略還被自己關在外頭的身影。




 




直到----窗外的臭小鬼持續以一種規律又擾人的詭異節拍不停在敲著玻璃,甚至開始頑皮地打起了節奏,絕對是吵不死人不罷休的程度。




韋德威爾遜太陽穴迸出了青筋,哥是招誰惹誰了,非要被這個小鬼頭糾纏,難得美好的周末晚上,還要來打擾自己!




 




「夠了,別再敲了!」




韋德威爾遜最後還是按耐不住,衝到了窗邊,一把將窗戶拉開,朝著眼前的男孩大吼。




「噢,親愛的,你終於開窗了!」彼得帕克一下子就身段柔軟地從小窗戶外鑽了進來,一腳站穩在地上之後,便立刻抱住韋德威爾遜的腰,順便看了看手腕上的錶,「今天讓小蜘蛛等了5分40秒,嘿,韋德,這算是某種放置Play的情趣嗎?」




韋德威爾遜冷眼看著彼得帕克抬頭用小鹿般的眼神盯著自己瞧,只是一手將男孩的臉給推開,「先姑且不論你這個小朋友是從哪聽來放置Play這個不該出現在你腦海中的單詞-----把你關在窗外大概只能算是某種快要被煩死人的節肢動物搞瘋的垂死掙扎。」




「別這樣說嘛,我知道你永遠捨不得把我關在外面太久的,對吧,韋德?你有沒有想我?」彼得帕克用軟軟的臉頰蹭著韋德威爾遜的胸膛,「噢,天啊,寶貝,雖然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你的胸肌真的好大喔。」




「X,給我離開,你這性騷擾的變態。」韋德威爾遜頭痛地捏著彼得帕克的臉頰,想要將人給拉開卻未果,Shit,他是不是用了蜘蛛力量?




 




彼得帕克的臉還埋在韋德威爾遜的胸前,如果世界上有天堂,一定就像是這樣的對吧?




笑瞇瞇地染指著韋德威爾遜厚實的胸膛,環在他腰上的手臂也更收緊了些,感覺到男人那緊身衣的皮革味混雜著些許血腥味竄進了自己的鼻腔,而這正是讓自己深深迷戀的氣息----「不,小蜘蛛才不離開!」




 




「說真的,你就不能消停會兒,一天不來吵我?」韋德威爾遜仰頭做了一個FACEPALM,語氣充滿無奈。




「我們不是超凡好朋友嗎?兄弟就該整天混在一起----」彼得帕克舉起拳頭,作勢要和韋德威爾遜擊拳,後者裝作沒看懂地忽略了他的動作。




【這個小鬼頭大概不知道自己頂多只能是個超煩好朋友。】




"不,我們根本不是朋友。"




「贊同腦袋一票,我們才不是朋友。」韋德威爾遜推開彼得帕克掀起半邊面罩,又開始嘟著想要湊過來的嘴唇,噢,這個乳臭未乾的小鬼為什麼整天只想纏著哥!




 




「唉呀,對了!」彼得帕克像是沒有聽到韋德威爾遜的無奈,只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跳了起來,開始在自己的書包裡翻找著什麼,後者插著腰看著男孩的動作,不知道他又想幹嘛,「韋德,我帶了這個給你!」




「這是什麼?」韋德威爾遜盯著彼得帕克將從他的藍色書包裡翻出來的一袋東西舉在自己面前,狐疑地歪了歪頭。




「梅嬸烤的小甜餅!」彼得帕克眨著晶亮亮的眼睛望向韋德威爾遜,裏頭充滿了期待。




「哥不吃甜食。」韋德威爾遜冷眼看著彼得帕克,一下子就拒絕了他的好意。




「我上次才看到你在吃甜甜圈。」彼得帕克的眼神有些無辜。




「那還不是你拼命塞給我的!」韋德威爾遜感覺到太陽穴又在隱隱作痛了。




「所以我給的甜食你就吃嗎?噢,韋德,我好開心~」彼得帕克抱住了韋德威爾遜的手臂蹭了蹭他的二頭肌。




「簡直佩服你曲解別人意思的功力----節肢男孩,」韋德威爾遜很是無言,「總之,哥不吃!」




「可是、可是~」彼得帕克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可憐兮兮,「這是梅嬸特地烤給你的!你看,這裡還有個小紙條!」




包裝袋上的確貼了張紙,上頭是梅嬸的字跡,寫著For Wade.




「……」韋德威爾遜無言地接過那一袋沾著紅莓果醬的小餅乾,Well,並不是因為彼得帕克,只是因為自己拒絕不了一位善良太太的好意----總之,他最後還是收下了甜餅。




 




「嘿嘿,我就知道你沒辦法抗拒梅嬸的手藝。」彼得帕克笑得像個小孩,Well,他本來就是,韋德威爾遜默默想道,「要我餵你嗎?」




「不、了!給完餅乾就快滾!」韋德威爾遜覺得自己的耐心正一點一滴地被耗損,這小鬼能不能別來打擾哥的周末之夜?




「不要這麼無情嘛,韋德?」彼得帕克擅自跳上了韋德威爾遜的沙發,舉起遙控器便開始轉台,「噢,我喜歡這部片!」




「別亂碰哥的東西,」韋德威爾遜雙手交疊在胸前,「話說你都不用去夜巡的?紐約市民的變態鄰居彼得帕克?」




「嗯-----」彼得帕克用食指點著嘴唇,轉了轉眼珠子,「你家就是我夜巡的中繼點,而現在是休息時間。」




【好理由,蜘蛛癡漢。】




"可以向他收費嗎?"




「哥不缺錢,只想要這小子快滾----」韋德威爾遜無奈地向腦袋開口,一邊坐回沙發上繼續擦起了他的刀。




 




「你在做什麼?」彼得帕克見韋德威爾遜坐到了自己身旁,馬上就丟下了遙控器,有些興奮地湊到了他身邊問道。




「你沒有眼睛可以自己看嗎?」韋德威爾遜似乎很懶得和彼得帕克對話。




「嗯…」彼得帕克看著韋德威爾遜仔細地將刀子給擦亮,再將新的布條纏上手把處,「親愛的,我突然好想當那把刀喔。」




「…Huh?」韋德威爾遜有點無言地望向彼得帕克,男孩的表情卻很認真地閃著光芒看自己,「你有什麼毛病?」




「你看,我也好想這樣被你抱在懷裡,緊緊握在手上,溫柔地擦拭著----」隨著彼得帕克的陶醉意淫,韋德威爾遜甚至開始覺得自己單純保養武器的動作有點猥褻。




白了捧著雙頰的男孩一眼,韋德威爾遜覺得頭很痛,「你能不能別把很簡單的一件事講得這麼曖昧…」




「會嗎?親愛的,我只是把我所看到的畫面說出來罷了。」彼得帕克湊在韋德威爾遜肩上,用臉頰蹭了蹭,後者感覺得到男孩那尚未發育完全的小身版軟軟地貼在自己身上,不停傳來溫熱的氣息。




 




韋德威爾遜稍微側過頭去,看見彼得帕克的臉頰肉貼在自己的肩上,隔著面罩都能看得見男孩那笑瞇了的雙眼,他的手環著自己粗壯的臂膀,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著,完全就是一副和愛人溫存的模樣。




黏人的小鬼,整天纏著自己,說真的,哥到底哪裡好,值得讓他這樣死纏爛打?一個罹癌的、毀了容的傢伙,還是個會滅人活的雇傭兵,這孩子明明身為超級英雄,為什麼會被完全不是一條道路上的自己吸引住?




 




【也許他根本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好。】




"畢竟他是個會硬闖他人住宅的傢伙。"




【還是個會拼命對你的胸肌發春的小變態。】




"雖然我很不想這麼說---但這麼一想,這個蜘蛛男孩或許某種程度上和我們還滿搭的。"




「噢,閉嘴,你們就不能給點建設性的意見-----」




「韋德?你又在和你的腦袋們吵架了?」當事人一臉無辜地抬頭望向韋德威爾遜。




 




就是你這個小鬼頭害的----韋德威爾遜一臉不爽地揪住了彼得帕克的後背,像是在叼起一隻小貓般的將他從沙發上拎起。




 




「小鬼頭,休息時間結束,該回去夜巡了吧?」韋德威爾遜覺得和彼得帕克待在一起時總是莫名煩燥,揪著他的緊身衣便一把將男孩丟出窗外。




「噢,韋德,我捨不得----」彼得帕克攀在牆上,伸出一隻手覆蓋在韋德威爾遜臉頰上,一臉依依不捨地望著男人。




韋德威爾遜白了一眼,順手敲敲彼得帕克的腦門,「小鬼,你不是羅密歐,別用那種眼神看著哥。」




「你可以當我的茱麗葉~」彼得帕克用雙手環住韋德威爾遜的後頸,只剩下腳還黏在牆上,笑吟吟地望著男人。




「我、拒、絕。」韋德威爾遜用著死魚眼回望彼得帕克,伸手拉開男孩的手臂,噢,這小子跟自己相比起來真是太瘦了,「好了,羅密歐,快滾回你的紐約街頭,完成你的夜巡任務。」




「好嘛…」彼得帕克不捨地嘟著嘴,韋德威爾遜不想承認自己望著那小鬼還露在外頭的唇有些發楞,「茱麗葉,一個離別的親親?」




「想都別想----」




「一個就好了!」說完,彼得帕克便噘著唇飛快地湊向前可愛地碰了韋德威爾遜的面罩一口,然後便滿足地退開。




在意料之外被偷襲的韋德威爾遜愣了大概兩秒,接著才反應過來,「你這蜘蛛變態!」




「嘿嘿,就知道韋德抗拒不了我…哇啊!」彼得帕克話才說到一半,就被韋德威爾遜揪住領口,一把將人的上半身給拉進了窗內,他眼睜睜地看著男人掀開面罩,惡狠狠地瞪著自己,一下子有些驚恐,「呃、你生氣啦…?」




 




韋德威爾遜盯著彼得帕克粉嫩的嘴唇,沉默了大概兩秒之後,便狠狠地張嘴含住,接著就是一陣吸吮啃咬…。




有一半身體被拉進窗內的彼得帕克,一對翹臀還卡在外面,雙腿不住地朝空氣踢著搖晃,他陷在韋德威爾遜的懷裡,被男人伸出的舌尖撬開雙唇,便竄了進去放肆掃蕩。




韋德威爾遜的舌頭很強勢,幾乎將彼得帕克的口腔都給舔過了一遍,男孩覺得自己的氧氣都快被掠奪過去,因為驚嚇到忘記要換氣,到了後來便開始有些呼吸困難,終於耐不住地伸手推拒著韋德威爾遜。




 




「哈啊…哈…」彼得帕克被這突如其來的法式舌吻弄得差點窒息,他緊緊抓著韋德威爾遜的緊身衣,還卡在窗戶上,姿勢有些狼狽。




「小變態,什麼叫離別的親親?你那頂多算是個"啾",乳臭未乾的小鬼還想學大人調戲哥?」韋德威爾遜冷眼看著彼得帕克,彷彿剛才把懷裡的男孩吻到發軟的人不是他一樣,「好了,去做你他媽的夜巡吧,快滾。」




 




還在發楞的彼得帕克被韋德威爾遜一把推到外頭,接著飛快地關上了窗,就這樣消失在窗前,順便把窗廉給拉上。




意料之內地從外頭再度傳來一陣劇烈的砰砰砰敲窗聲,韋德威爾遜憋著笑坐回沙發上,不再理會那個小鬼。




 




【為什麼這樣做?】




「什麼?」韋德威爾遜裝傻地開口。




"你分明也想上了那小鬼頭。"




【看來某個蛋蛋臉傲嬌了。】




「噢,才不是!」韋德威爾遜白了一眼,「哥只是不可能一直被一個比自己年輕快一半的小屁孩調戲了還總是不反擊回去吧?」




【嗯哼,蛋蛋臉你就繼續吹----】




「閉嘴!不要逼我自轟腦袋。」韋德威爾遜舉起手槍抵上了太陽穴,腦袋們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當然只是教導那個愚蠢的小朋友,什麼叫做大人的接吻,任何一點其他的意思都沒有。




韋德威爾遜默默想著,唇角稍微上揚。




 




 




FIN.






風靈.小荷蘭怎麼能那麼可愛:

復仇者聯盟3


叫角色名似乎不是個好選擇,那叫本名⋯⋯還是叫姓氏吧(不


昨天看完演員表之後,很認真的

真心的

比起電影

我更想看片場花絮啊!!


天啊我想看因為名字而大混亂(壞

假梗概
准备搞个日常abo啥啥的